Discuz!NT|BBS|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胡大江猛文转贴: 海外华裔的事宜要由海外华裔自己做主! [复制链接]

1#

海外华裔的事宜要由海外华裔自己做主

——当代海外华裔族群权益的体现与争取
胡大江

在当今世界上的众多事务中,海外华裔族群事务逐渐繁重起来,其中海外华裔族群如何争取自身的权益的问题以及自身的权益如何体现的问题,逐渐引起了重视。

这里讨论的是“存在”与“体现”两方面问题。“存在”方面是指如何确认海外华裔族群的存在,也就是要搞清楚海外华裔族群是什么?他们是什么样子的?这是海外华裔族群性质问题。“体现”方面是探讨这个族群都在做些什么?他们有什么特殊的需求?这些需求以什么样的方式体现出来?他们的需求又要如何去争取?延伸出的是他们的价值问题。由于他们以某种特殊形式在为社会创造财富,对社会产生影响力,他们自身价值的存在同时就具有了被 社会上政治单位利用的价值。因此,海外华裔族群的特性问题是各政治单位首先希望搞清楚的问题。


海外华裔族群的特性

海外华裔族群属于世界移民的一部分,又属于中华民族成员的一部分,海外华裔族群是中华民族成员中最先进入世界村的成员。它的属性很明显地具有国际性和民族性的双重属性。也就是说海外华裔族群尽管是中华民族成员的一部分,但是它与中华民族其他成员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国际性身份和国际性生活环境。在海外华裔族群的民族性中具有浓烈的国际性就是其特性之一。

尽管当今海外华裔族群中间有部分人是以单纯地向往追求美好生活为移民目的的,但是从海外华裔族群形成的历史角度观察,华裔移民初衷并非如此。近现代中国向海外移民从一开始就是处于资本主义全球化经济体系之下的劳动力市场劳工输出状况,中国移民也就具有被迫移民的奴役性特征。在考察海外华裔族群的特性过程中,人们是不能够完全割断中华民族海外移民史中存在着一段令人悲痛的血泪史。同时,我们仍然不能够否认当今这种特性依然存在于这个族群中。

海外华裔族群的组成,从一开始就是跨阶级、跨阶层、跨行业的。在旅居海外某一特定地域的华裔,他们并非清一色地来自中国的某一特定地域或中国某一特定族姓家族,因此,海外华裔族群具有五湖四海的特征。这种状况会成为海外华裔族群具有松散性的因素,但是,作为被压迫民族族群在恶劣的条件环境下,当他们在面对涉及到自身生存和自身整体利益受到严重侵犯的时候,他们必然地要走到一起进行抗争。这就造成海外华裔族群传统上具有自行结社的特征,也就成为他们必须团结的因素。

在当今世界多元文化的社会上,由于移民本身普遍存在着对认同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政治倾向、认识文化等意识形态认同方面具有多重性和多样性,作为移民的海外华裔族群也存在着这样的多重性和多样性。移民在异地社区同时要兼顾保持自身风俗习惯和适应当地生活环境风俗习惯的双重风俗性,他们不但与生活在中国本土的中华民族其他成员存在很大的差异,即使同样是海外华裔族群,旅居一地的华裔与旅居其他地域的华裔所面对的各种环境条件也就存在着很大的区别,因此,生活在不同国家的特定地域社区的海外华裔族群,他们在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也都存在差异性,这就必然造成他们会有各自不同的特定需求,表现出来的各自对自身权益的争取和体现也就不一样。由于存在着与其他的政治单位不相关的仅仅属于本社区自身的利益需求,生活在不同地域的各个海外华裔族群也就具有其相对的独特性和独立性,因而,就有了对自身提出自主性的需求。


确认华裔社区的存在

世界上并非所有有中国人的地方都存在由海外华裔族群形成的具有一定规模的华裔社区。是否确实形成了一个当地的华裔族群社区,首先有必要确认和确定在世界上的某一特定民族国家的某一地域环境下,确实自然或非自然地集聚了一群华裔在那里生活。有了这样的社区存在,才能确认当地华裔争取权益的依托。有了这样的社区族群就可以去寻求这个社区与其它各种类型类别政治单位之间具体的在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的互动关系和运动内容。
行政架构与政治单位属性

无论是旅居在海外哪一地域的华裔族群,他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具有统一明确的生活环境版图疆界的地域里,他们也没有自行的统一行政管理机构。海外华裔族群的社会组织结构存在的不明确性必然造成其具有松散性。
海外华裔在几个华裔人口占全国人口比例较高的东南亚国家有了属于自己的政党。北美曾经也出现过洪门致公堂这样跨国社团组织改为以政党形式存在过。但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华裔族群结社都不是以政党的形式组织的。族群在分散状况下,海外华裔基本上是以利益集团的组织方式存在的,他们的基本政治单位是以利益集团性质的自由结社社团组织形式呈现的。而涉及到某一个当地华裔社区的统一活动事宜,通常是以本地区多社团组织为单一活动事宜临时组成联合体来联手采取共同行动去实现的。

各种类型的海外华裔族群的社团组织与当地的政党以及中国大陆或台湾的政党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利用、相互寻求认同、各自获取各自利益的互动关系。从海外华裔族群目前的状况来看,企图以族群的力量获得当地行政领导地位的诉求还没有见过。由于海外华裔族群没有在政治上组织起来,因此,较少看到他们集体出现在当地重大的政治运动行列之中。这可能是海外华裔族群的致命伤。

政治态度

海外华裔族群在侨居地一直受到当地的政府和原住民的歧视,他们的地位从来就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和待遇之下,因此就促成海外华裔族群在当地必须要团结起来、组织起来才能够维持其必要的生存空间和状况,在异国他乡聚地互助自保、抵御欺辱。他们一直以来就始终没有停止过与当地政府所制定的各种歧视华裔的不平等的相关法律进行斗争。
海外华裔族群由于生活环境的特殊性,从整体上看,海外华裔族群较少保守思想较易接受革命思想,海外华裔族群对待当地的政治的态度也以支持进步势力为主要倾向的,这是海外华裔族群先进性的具体表现。他们较好地将中华民族优秀文明传统在世界各地发扬光大。各种政治单位都企图在海外华裔族群中寻求支持者。因此,在近现代中国历史进程中,在中华民族的成员中,他们支持中国革命是最早的,也是最坚决的。即使如此,海外华裔族群中同样存在保守势力。例如:在孙中山推动反清复明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曾经得到海外华裔族群的有力支持,但在当时的海外华裔族群中同时存在着保皇会,而且在革命早期,保皇会势力比革命势力还要大。今天,中国大陆走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海外华裔族群中依然存在不同的认知,而公开地在华裔社区中表露支持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士并不多见,这就是海外华裔社区的政治现实。


海外华裔族群社区重叠性

海外华裔族群尽管有自己的社区,但是这个社区大多数情况下是处于半虚拟状态。从实体上讲,一个华裔社区从行政隶属方面,它属于当地政府的某个行政区域范围 或跨行政区域范围之内,华裔必然地与其他族裔混居在同一个行政社区内,无论是选举分区、财政税务、经济和生活环境待遇方面都受到当地政府的管辖。而华裔族群以自身的人缘血脉风俗文化传统民族性,半虚拟地在当地行政区域范围内形成华裔社区。这样的社区是没有行政建制的,它不直接隶属于当地行政机制。对于当地政府和其他族裔来说,华裔的多数活动只是属于传统民族文化层面的活动。

海外华裔族群社会的社区组织结构并没有一个固定明确的行政架构和专职的固定管理人员。海外华裔族群的社区组织形式是虚拟的,而以族群在某个行政社区内组织华裔社区整体的相应活动的临时组织建制,是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间形成的,并随着活动的发展变化而变化,随着活动的结束而终止。海外华裔族群在当地对自身权益的争取追求,是通过举行各种活动运动去实现的。因此,海外华裔族群争取自身权益是在运动中体现的。这个特征是海外华裔族群处理相关事宜以及中国政府开展侨务工作的依托基础。

如果我们承认海外华裔族群目前争取自身权益是在运动中实现的这样一种特定的方式中进行的,那么,这种方式明显地是一种松散的不稳固的方式。尽管这种方式存在松散性和不稳定性,但是,毕竟海外华裔族群目前就是采取这种方式操作的。因此,无论是各华裔社区里的社团组织及其成员或中国涉侨部门,都有必要清楚认识到这样的结构特性和状况的存在,从而根据此架构不断提出具体的相应的能够促进达到各自需求目的和解决问题的模式、方法和途径。帮助华裔社团侨领和中国涉侨领导更好地认识海外华裔族群的特性,更好地去为海外华裔族群争取权益。帮助中国侨务方面更好地处理好如何凝聚侨心、如何发挥侨力,如何服务侨胞等侨务工作的具体内容。这是民主社会在海外华裔族群事务上争取民主的具体体现。

争取权益的具体体现

这里有一个“问题”与“任务”之间的区别问题。海外华裔族群的许多的“问题”(problem),不是一下都能够搞清楚的。即使搞清楚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解决的。要解决已经清楚的问题,需要在一个一个具体的“任务”(project)中去尝试逐渐解决。海外华裔族群面对可以开展的一项具体的活动“任务”(project),如春节游行,通过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的具体人和事,将相关的“问题”(problem)放到“任务”(project)中去解决,如社区活动经费来源问题、团结问题或组织建制问题等。

由于,海外华裔族群的特殊状况以及其争取自身权益的特殊方式,因此,我们注意到他们要能够在具体事宜上在实质上争取到微小的权益都是非常的困难的。许多必要权益必须通过长期的努力方能够实现。在这个问题上,任何近视、短思,急功近利的行为都不利于海外华裔族群去争取自身的权益,也就不利于中国的侨务工作,甚至是有害于侨胞争取权益和侨务工作,有害于中国国家利益和侨胞利益。

与所有的族裔社区的基本事务相类似,海外华裔族群需要有社区服务、公益活动、联谊活动、学术活动。由于,海外华裔族群的社区没有一个统一明确的行政组织机构去处理属于华裔社区独特的相关事务,要处理此类事务分别要由社团组织、社团联合临时机制、当地政府部门以及政治组织、宗教、慈善、服务机构去实现。也就是说,海外华裔族群的权益的争取和体现是以多途径、多渠道、多形式、多机构多种机制去实现的。

海外华裔族群的先民为今人留下了部分宝贵财富,包括一批传统侨团组织和以他们的名义置下的产业。今人与时俱进正在进一步为这些组织增添现代内容。

比较有利的地方在于,以往中国驻外使团为了避讳当地政府的猜疑,不愿意主动自行组织海外华裔族群的社区大型活动,这些年已经大为改善。这无疑对海外华裔族群社区的发展会起到积极作用。

这里所涉及到对社区事务能够起到实质性作用的是以社团和社团临时联合体这两种机制所发挥的作用,这就对这两个机制提出了具体的行政组织方面的要求。这两个机制是否能够完善、完整地建立起来,关系到是否能够妥善地承担起帮助解决华裔社区的事务的问题。任何一个社团组织或者是暂时组建起的社团联合体,它们都需要具备现代政治组织的基本要求,这些要求包括:行政上选举组织制度的规范运作完善、财政制度的完善。这两方面都需要有具体的有识之士在里面运作,它是目前海外华裔族群最为欠缺的。没有在这两方面的努力完善,没有具体的有识之士的积极主动参与,社团和联合体的组织结构就不可能完善,也就不能够妥善完成海外华裔族群在本社区去争取其整体利益的实现。

社区道德的需求

为了争取华裔社区的整体权益, 社区对华裔族群的领导人很必然地提出具体要求的,最起码地要求他们有必要加强自身对现代政治和组织制度的认识,并且在管理社团会务的实践中贯彻落实。

“德高望众”是对海外华裔族群侨领的一个基本要求。为了海外华裔族群和中华民族的利益以及世界进步事业,海外华裔出钱出力,肝胆相照。任何以海外华裔族群社区的名义向华裔成员集聚起来的财物、权力,都必须使用到华裔族群社区和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事业的事宜上去,任何人不得占为己有。任何华裔成员是为私或是为公去参与社区运动,一定会在每一个具体的华裔领导人身上体现出来。无论谁以什么样的藉口将集体的财物和权力 使用到个人或小集团的身上,都直接涉及到社会道德的底线,必须受到族群集体的抵制、谴责甚至惩罚。

结论

至今为止,毛泽东主席在1949101日开国大典之夜为海外侨胞撰写的题词“侨胞们团结起来,拥护祖国的革命,改善自己的地位”,依然是对海外华裔族群自身使命的最高度概括。

中华民族海内外同胞之间的政治社会关系是特殊的中华民族成员之间的关系,中国政府和人民与海外华裔族群之间是亲人关系应以友爱为最高原则。海外华裔族群社区如果存在对中国政府认同事宜方面的分歧,应该在相互尊重对方认同情感的基础上,在双方 较易达成共识的中华民族历史和现实以及发展前途认同基础上,认识自身必须团结的重要性。承认分歧的存在并不妨碍在社区整体利益上的合作。各方可自由发表各自的观点,多方开展意识形态争论会有利于动员广大侨胞参与政治领域活动,会起到锻炼骨干队伍的作用。

就如同自己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道理一样,华裔的事务要由华裔自己做主。自己的节日自己庆祝,自己的利益自己争取。自己制定的宗旨章程原则立场规章制度自己遵守监督执行贯彻。海外华裔族群组织自身的重大社区社会活动,当以寻求当地政府部门、其他政治单位和其他族裔团体的支持,但是,举办华裔社区活动的主导权有必要牢牢地掌握在当地华裔社团组织自己手中。

各个社区都会有成员在以上这些方面做出过努力,无论是成功的经验或者是失败的教训,都是海外华裔族群发展进步最宝贵的财富。失败并不要紧,关键地是要明白努力前进的方向,只要能认定正确的努力的方向,无论多少次的失败,都必须坚持下去。

2010314于芝加哥

原载:芝加哥广州网

分享 转发
TOP
2#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3#

您老眼睛看花了,呵呵,重点应该在下面的这段引用:



“ 就如同自己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道理一样,华裔的事务要由华裔自己做主。自己的节日自己庆祝,自己的利益自己争取。自己制定的宗旨章程原则立场规章制度自己遵守监督执行贯彻。海外华裔族群组织自身的重大社区社会活动,当以寻求当地政府部门、其他政治单位和其他族裔团体的支持,但是,举办华裔社区活动的主导权有必要牢牢地掌握在当地华裔社团组织自己手中。”


---- 举办华裔社区活动的主导权有必要牢牢地掌握在当地华裔社团组织自己手中
TOP
4#

這篇長文講的是“當代海外華裔族群權益的體現與爭取”,洋洋灑灑,筆走龍蛇,對海外華人社區的特點、復雜性有著非常銳利的闡述。但是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交代清楚:什麽是海外華裔族群的權益?

作者在引用毛澤東的話中,大概涉及到了海外僑胞要“改善自己的地位”,這個和“權益”沾邊。在一些觀點中,比如華人社區慶祝活動主辦權問題,大概涉及到權益是什麽的問題。但是都沒有明確界定“權益”到底包括了哪些東西。什麽是權益的問題不弄清楚,何談如何去爭取權益?

Civil rights, equally-treated, well-beings, benefits這些都是和中文“權益”相關的詞,文中沒有清楚交代到底海外華裔族群的“權益”是什麽。

如果把海外華裔的權益放在僑社內部的層面去討論,只會涉及華人內鬥、派系林立的民族性格弱點。比如文中點明的“權益”,即華人慶祝活動的主辦權問題,這也是只是僑社內部社團的爭奪與鬥爭問題,討論這個東西有什麽意思呢。

海外權益這個問題,應該放華人社區與主流社區、華人居住地的社會大環境中去討論,這才是值得提倡的方向。

華人商家做為少數族裔,是否有平等機會獲得政府承包合同?
在大公司、政府工作的華人是否得到平等待遇?
現在唐人街治安這麽差,芝加哥警察局有沒有重視?
華人社區的路燈壞了,區長辦公室是否知道、是否及時采取行動?
為什麽唐人街郵局的服務質量這麽差?
華人族群總人口中有多大比例是註冊選民,有多大比例積極參加投票?

這些問題才涉及到海外華人“權益”的核心。海外華人,不管來自大陸,來自臺灣,現在居住的都是在美國,如何更好地適應當地的生活,融入當地的社會,爭取自己少數族裔應該享受的平等機會,這才應該是海外華裔族群“權益”的體現。

如果華人社區把大量的金錢和精力消耗在政治派系、拉幫結黨的內耗中,自己都鬥得兩敗俱傷、精疲力盡了,還怎麽談大家合作、爭取華人在主流社會的權益?不幸是,海外華人社區有史以來都存在這種、那種、這樣、那樣的內耗。。。。。。。

不要談誰誰支持中國的社會主義,不要說誰誰支持中華民國。大家都是黑眼睛,黃皮膚,既然都來到了異國他鄉,既然大家都想在America的土地上生活下去,那麽就應該淡化各自的政治背景,接受美國的政治理念,大家利用文化、傳統上的紐帶,強化大家作為Chinese American/Asian American的認同。
TOP
5#

谢谢大家能在这里讨论。

我的文章确实只在泛泛地讨论问题,没有具体涉及具体事宜。确实,我们在芝加哥的侨胞都会明白我的文章是有所指,也是根据具体的事宜而发表议论的,绝不是无的放矢的。

alishand的贴很好,点出许多具体的事宜。这些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种种现象。这些现象后面的是什么呢?具体对现象可以发表议论,但是真的要对这些现象的改造给予影响力,那就是另外的领域范围的事宜了。因此,我更加强调形式结构。

结构的建立与实施可不是说说就能够完成的,它必须通过实践过程来实现,而且不是一就就能够成功的。时间在我们这边。因为我们也许要在芝加哥生活下去很长一段时间。

我的看法越来越倾向放长眼光,观察注意进步苗头,促进其成长。尽可能保证成功率。

因此,黄药师和风城老侨都没错。侨胞是有独立自主的环境条件和需要,只有通过建立结构性机制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
TOP
6#

“确实,我们在芝加哥的侨胞都会明白我的文章是有所指,也是根据具体的事宜而发表议论的,绝不是无的放矢的”

--- 我不明白,請大江明示。。。。。。

原帖由 大江 于 3/22/2010 10:28:00 PM 发表
谢谢大家能在这里讨论。

我的文章确实只在泛泛地讨论问题,没有具体涉及具体事宜。确实,我们在芝加哥的侨胞都会明白我的文章是有所指,也是根据具体的事宜而发表议论的,绝不是无的放矢的。

alishand的贴很好,点出许多具体的事宜。这些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种种现象。这些现象后面的是什么呢?具体对现象可以发表议论,但是真的要对这些现象的改造给予影响力,那就是另外的领域范围的事宜了。因此,我更加强
TOP
7#

三民主义网友:
不知您读了我的文章没有?如果您读过了我的文章,您会注意到文章的基本观点和思路在哪里?文章强调的几个问题,一些网友在此论坛的这篇文章的跟贴中已经指出了。我的文章说的是两点,第一是如何认知海外华裔族群,也就是给海外华裔族群定位的问题;第二是定了位之后,他们与其他政治单位之间的关系问题。这两点的确认都不是依据个人的主观愿望而定的,是根据具体客观事实来定的。我并不认为我的认知就是正确的。但是,那确实是我这些年来对芝加哥华裔社区的各种现象所作的认真观察分析后得出的心得体会,写出来供大家研究讨论。
关于具体事宜暂时不方便使用文字表述,个别的场合,使用口头语言的表述方式比较妥当。如果论坛有意思举行讨论会,我会发言作具体表述的。
TOP
8#

我写这篇文章是有原因的。它是我自2004年开始接触芝加哥华裔社区社团组织事务开始,就着手进行的一项工作。我们叫“带着问题去工作”,英文叫“‘Driving questions”。我是想了解认识华裔社区社团是什么样的。胡锦涛对统一战线理论工作提出“搞清海内外同胞之间的重大社会关系问题”,我对自己提出的是“搞清海外华裔社团组织与中国驻外使团之间的关系问题”。近来,芝加哥出现的一些事宜以及有人提出了中国与海外华裔以及中美关系之间的关系逻辑问题,这些都促成了我写出这篇文章。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